Siri

今天也是拖延症晚期的Eurus,
墙头数不清的杂食动物一枚😉

我看到街角那个熟悉的绿色身影,一度以为是自己酗酒过度出现了幻觉,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我嘲笑自己。

“为何如此脆弱,能经受15V的电压,却承受不住与那个女人分手的打击,明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不是吗?”

我揉揉眼睛,从眯缝的眼中看到那个女子,散发着魅惑的绿光,身姿是那般的婀娜秀丽。

“压压,来救我!”

不知不觉中我已走近,冬日凛冽的风声夹杂着她急切的呼喊,使我的脑袋更加昏沉。我注意到她头顶的光忽闪忽灭,是短路的问题吗?

“泡泡,他是谁?”

这时我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一名吊儿郎当的男子。电流表,别名“电流婊”,不分男女,人如其名,婊的不行。

“跟我分手后,你就找了个这样的货色啊。”我略带嘲讽地说着,不屑的瞥了一旁的电流表。

“是他…他要非礼我!”眼泪从电灯泡的脸上夺眶而出,晶莹如绿宝石般的泪珠从她光滑圆润的脸上滑落,仿佛落到了我心里。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索性转身面对已面带几分戾气的电流表,说道:

“朋友,我的女人。”

“你自己都说了,你们已经分手了,那她就有接受别人追求的权利!”电流表还在狡辩。

我冷哼一声,活动了一下手指,指节间的骨骼摩擦发出声响。

像是大脑不受控制般,我猛的冲上去,将电灯泡按在墙上,然后狠命地亲了上去。

那甚至不能够算作一个吻,而是带有报复意义的啃咬。唇与唇之间的摩擦产生热量,使凛冬升温;牙齿碰撞发出声音,与风声相称。

十几秒后,我用余光瞥向电流表,在与他眼神对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赢了。

“她是我的女人,知道了吗?”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的😂
这是什么神仙沙雕哈哈哈哈哈😂

【HarrySon】北伦敦之光



孙兴慜无法准确用语言表达出在目送凯恩被人搀扶下场,自己却无能为力时的心情。那苦涩的滋味可能包含着尚未进球的失落、对凯恩下场的惋惜和对犯规球员的气愤,但担心与不安占据了上锋。


他该有多疼。刚伤愈不久就又遭受重创,这让孙兴慜不能不去为凯恩本赛季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他们并肩作战的次数因为伤病的困扰而一降再降。


这不符合孙兴慜最初的设想。在他的想象中,他和凯恩将会在场上拥有恰到好处的默契,踢出行云流水般的进攻。他们会不断为彼此送上最完美的助攻,在进球后扑进对方怀中共享一份收获的喜悦。


以球迷的欢呼声作为最愉悦的背景音,孙兴慜的眼中只有凯恩,而凯恩恰好也是。


“我希望每一次收获来之不易的胜利, 身边都有你。”


最终还是不负众望拿下了这一球的优势,但却以沉重的伤痛作为了代价。孙兴慜来不及沉浸在这领先的喜悦之中,第一时间便想到受伤下场的那人。


他会因我而骄傲吗?


答案是肯定的。在孙兴慜打开房门、见到他的那一刻,一切言语与爱意都揉在他那个温暖而热烈的拥抱之中,将人紧紧包围。


他们在阳台相拥、亲吻,甚至有更出格的动作。无需过多言语——无论是那激动之词还是宽慰之语,因为内心所想早已被对方一眼洞穿。这种无声的默契从他们确认关系开始就在不断地培养、磨练,现在早已炉火纯青。


他们是北伦敦最耀眼的锋线情人。


北伦敦的太阳徐徐升起。


END.


You know what.

We are gonna win.


【BBFF】我们有个好妹妹

沙雕向短篇。非常喜欢搞笑温馨的一家人。就当做入新坑交党费啦。

少年们太可爱了,BBFF锁🔒了。

Freddy在凌晨一点对Billy说他睡不着,要出去溜溜。Billy一边白了他一眼一边架不住Freddy可怜兮兮的眼神攻击,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从温暖的被窝里极不情愿地爬了出来,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鞋袜,准备偷偷溜出门。

他看着一旁拄拐的Freddy,那人脸上有藏不住的喜悦,只好无奈的把手伸过去,拉住了Freddy空闲的那只手,揣进了自己温暖的衣服口袋里。

在两手十指相扣的一瞬间,两人都无比感谢因为怕被发现而没有开足的灯光,完美掩盖住了他们微微染上红晕的脸颊。

他们慢慢走着,一路有的没的聊着天, 来到了他们第一次一起去的那个广场,Freddy买了一瓶樱桃味的汽水喝着,他问Billy要不要尝尝,Billy摇摇头拒绝了。

他问Freddy出来是不是有别的事。

Freddy支支吾吾地说,“没事啊,就是觉得,家里…人太多了,想跟你…亲近一点都不行…”

以极小的声音说完后,Freddy瞥了Billy两眼,发现那人的嘴角也微微上扬了起来。

“我现在想喝樱桃味的汽水了,”Billy转头对Freddy说,然后忽略掉对方伸过来的汽水,低头轻轻吻上了Freddy。

Billy尝到了,樱桃汽水的味道。

亲完后的两个少年心满意足地溜回了家。他们蹑手蹑脚地进屋,然后Freddy看着Billy换衣服的背影,不由自主地笑了一声。

Billy问他笑什么,他说,“就是觉得,你能变成那样,挺不可思议的。”Freddy慢慢靠近,“而且我有时候还会觉得,我像是在跟两个人同时谈恋爱一样,脑补一下,还蛮有罪恶感的。”

Billy闻言,靠近Freddy,把手放在他一头被帽子压塌的小卷毛上,然后慢慢抚过他的脸颊,猛的凑近,“那你喜欢哪个样子的我呢?”

Billy的突然凑近让Freddy有些乱了呼吸,现在他和Billy是鼻息相融的距离。Freddy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都喜欢。”

Billy勾起了嘴角,伸手环住了Freddy,在他耳边说,“那你还真是个贪心的小坏蛋呢。”

“哥?????”

还没等Freddy回答、Billy有下一步动作时,一位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Darla?!”

Freddy楞在原地,还好Billy此刻无比清醒,他一把把Darla拉进门里,伸手将门反锁。

Freddy和Billy对视一眼,刚想要开口,没想到Darla抢先了一步,“放心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我是个好妹妹。”

事后Freddy和Billy纷纷表示很欣慰,自己的妹妹长大了。

但没什么能瞒得住家里那三位。某天,他们围坐在一起讨论,关于近期Billy和Freddy越发亲近甚至有些过于亲近的关系。

“我有次看见他们两个看一个角落里聊天,Billy一直搂着Freddy,两个人特别亲近。”Pedro说。

“这算什么,我看见他俩有次在学校的厕所里…Freddy亲了Billy!而Billy居然也亲了回去!再亲近也不用这样吧!”Eugene表情夸张的说。

大姐Mary在沉默许久以后,神情严肃地得出了结论,“我觉得,Billy和Freddy,可能是在谈恋爱。”

听到这个消息的Darla连拖鞋都顾不得穿,飞奔到众人面前。

“哈,你们终于猜到了!这可不是我说的哟,我是个好妹妹!”

END.(?)

“Eugene,你的摄像头连接好了没有?”大姐Mary发话。

“就是啊,我困得不行了。”Pedro不耐烦地打着哈欠说道。

“马上…马上就要…好了!”Eugene对着笔记本敲打一顿之后,屏幕上终于出现了画面。

画面的背景正是Billy和Freddy的卧室,而屋子的两位主人…他们正在亲密地交谈些什么。

然后三人看见Billy刮了一下Freddy的鼻子,Freddy用手轻轻环住Billy的脖子,两人间的距离一点点缩小,偷窥的三人也不由自主心跳加速起来。

“嘿,你们在干什么?!”

偷窥被抓包的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只见Darla会心一笑,“不用解释,我懂的,我会保密。放心,我可是个好妹妹。”

真·END.

Darla:我承受了这个年龄段不该承受的太多事情,我的哥哥姐姐们真不让人省心。算了,不计较了,谁让我是个好妹妹。




这对锁🔒了
请原地结婚!
(抱图留言)

【科普】(非原创)关于惊奇,你不得不知道的9个小知识。

【口条】北京爱情故事(二)

架空,现代都市au。

总裁刘启x哑巴程序员李一一,后期可能有少许Timx李一一。

不过最终李长条会是刘户口的,请大家放心。

没有大概多久完结的概念,随缘写文。

文笔一般/可能ooc/龟速更新,还请您多多担待。

本章3k+,也是开学前最后一更,以后更新就更不定期了。还有,请不要嫌我慢热,我想写一个细水流长的故事。

前文戳:

http://zyn040728.lofter.com/post/1e0cb3f2_12dd65b8c


韩朵朵长话短说,赶在电影开场前给刘启讲完了自己面试李一一的过程。刘启安静地听着,在听到那个程序设计的时候,眼睛也像韩朵朵初次听闻时,闪过惊喜的光。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今天与自己有“一撞之缘”的那个小哑巴,那人在与自己相撞之后懵懂的眼神,在额前不安分地翘起的小卷毛,泛着红光的脸颊。


有点可爱,刘启想。


但稚嫩的外表下是隐藏不住的高超技术,那个程序就是最好的证明。


“或许我们可以把这个程序正式上市。”刘启说,“等我问问Tim,他们是语言识别技术的专家。”


“他不是还资助了一个福利院吗,里面总会有些聋哑小孩,可以先试用一下。”


韩朵朵的这个方案也得到了刘启的同意,他点了点头,又看了下表,发现快开场了,就拽着一旁抱着爆米花桶的韩朵朵入场。


整部电影刘启都看得心不在焉,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小哑巴的身影,回想着韩朵朵对面试过程的描述,他仿佛能看到小哑巴在得知自己被录用的那一刻,那种洋溢的喜悦感。


他笑起来会很好看的吧。


电影一散场,刘启就对韩朵朵说:


“跟老何说,让他照顾着点新来的那个小哑巴。”他边说,边看向一旁被电影感动到哭的泣不成声地韩朵朵,递上了自己的最后一张纸巾。“哭什么啊,就是个电影而已,明天眼睛非得肿了不可。”


“你懂什么!”韩朵朵边擤一把鼻涕,边对刘启吼道。


刘启无奈,摸了一把韩朵朵的头发,说:


“赶紧去把哥跟你说的事办了。”


周一早晨,李一一来找何连科报道,老何抬头看看他说:


“你就是那个小哑巴啊?”


李一一微微皱眉,有些不悦,但只是点了点头,掏出了他的工牌。


老何接过,打量了几眼,对他说:


“朵朵那个丫头片子让我照顾着你点,还跟我说是他哥特意叮嘱的,小子,你怎么认识刘启的?”


李一一在脑海里仔细搜索着这个人名,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从包里掏出一本书,然后快速翻动,抽出了那张黑色的卡片。老何一把抢过,正了正眼镜,低头看向名片,微微愣住,又抬头打量起李一一。


“看不出来啊小子,跟老大关系不错啊。”何连科用带有戏谑意味的语气对李一一说。李一一连忙摆手,掏出手机来打字:“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还有人名片,这个号码可是私人号码,不对外的那种。”何连科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冲着李一一挑眉,这个动作让李一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刚想解释,何连科就说:


“行了,我也不好奇你和老大什么关系,就你那解释的速度,耽误我时间。”说着低头签字,然后把签过字的表格递回给李一一。


李一一接过,打字写道:“谢谢。”


何连科起身,打算带新员工跟部门里的人认识一下。他走在前面,看到身后递来的手机,屏幕上写着:


“请问,韩朵朵和刘启是什么关系?”


何连科回头眯眼看着他,边推开办公室大门,边吐出两个字:


“兄妹!”


何连科清了清嗓子,拾起一边办公桌上的文件夹,拍了拍桌子,大声说道:


“咳咳,都注意了啊,这是咱们的新来的同事,李一一,由于身体原因可能无法跟大家正常沟通,但是,他入职那个程序我可看过了啊,那是相当牛逼,所以别觉得人家嘴上不能说,人家可是会用代码说话的!”老何一边激昂慷慨地讲话,一边把李一一推到前面,示意他跟同事们熟悉一下。


李一一冲大家微笑,略微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用滚动字屏写下:


“大家好,请多多关照。”


跟同事相处的还算融洽,老何刚走,就有新同事来递小纸条或者手机屏幕,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什么的。更贴心一点的,还会同时送来一条咖啡或者一颗糖果什么的,表达一下对新同事的关爱。临近饭点,还有几个跟李一一年龄相仿地男同事说要带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吃完顺便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李一一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谢谢快要赶上他从出生到现在说的所有谢谢了。


不过有人关心的感觉还是很好的,李一一这样想着,嘴角微微上扬,恰巧被一旁路过的刘启看了个正着。


刘启这从昨晚就一直心神不安,想着有什么正当的理由能再更多了解一下这小哑巴,可想了一上午也没想出什么结果,就寻思晃悠一下,放松放松。这晃悠着,就不由自主地来到了李一一所在的办公室,隔着玻璃门,他看到了李一一那个不经意的笑容。


刘启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了许多,他看着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边微笑着的李一一,嘴角也不由上扬了起来。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正想到了一个法子,想的入神,忽然就被一旁路过的韩朵朵叫住:


“刘户口,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跑这来了?”


刘启被吓了一跳,表情有些不悦,说:


“韩朵朵你现在真是没大没小的!我作为公司的老大,还不能到处走走,巡视一下吗?”说完,刘启正了正衣领,挑了挑眉,“倒是你,不在自己部门待着,瞎蹿什么!”


“我来叫李一一,寻思中午带他一起吃饭呢,他刚来,肯定不熟悉。”韩朵朵撅了噘嘴,“我刚看你也看他看的很起劲,别不承认啊!”


“嘿,你这丫头!”刘启用力摸了一把韩朵朵的头发,“我就看了,怎么着吧,我就看李长条呢,你有意见?”


“李长条…李长条是什么啊?”韩朵朵有些懵。


“你傻啊,李一一这名字,后俩字连起来就是条杠呗,所以干脆叫李长条,顺嘴。”刘启一脸得意的表情,“怎么样,哥给人起的外号,不错吧,我这么叫的肯定是头一份。”


韩朵朵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


“行行行,你最行。我不跟你这扯皮了,我去找李一一吃饭去了。”


“哎你别去,韩朵朵,你仔细想想,你俩又不在一个部门,以后他难不成天天靠你照应啊。远亲不如近邻啊,还是得一间屋子办公的人多照应啊。”刘启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韩朵朵的肩膀,“听哥的,今天中午,就让李长条借吃饭的机会跟同事熟络熟络。”


“可是…我怕…”韩朵朵刚想说话,就被刘启打断,“怕什么,咱们一一那么招人喜欢,不愁没人带他的!再说了,实在不行,还有老何啊。”


“也…也对…”


“所以,快回去吧,好好和小姐妹享用午餐去吧,餐后零食哥昨天已经给你备好了,冻干榴莲,不错吧。”


一听说有冻干榴莲的韩朵朵二话不说就抛下冲回了办公室,打算拉着好姐妹一起分享。她安慰自己,没关系的,李一一也是个成年人了,可以应付来的,是自己太担心了。


刘启长吁一口气,心想终于把这小祖宗支走了。然后一抬头,他就看到了和同事一起走出来的李一一。


“总…总裁好。”


接连响起的问好声把刘启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一抬头就对上了李一一的眼镜。刘启隔着眼镜仿佛也能感觉到李一一的迷茫,于是他率先开口:


“李一一,我有事找你。”


然后刘启大步走在前面,偷偷瞥了一眼正和同事们告别的李一一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轻轻咳了一声。


李一一心里叫苦。他想的是总裁该不会是来找他麻烦的吧,自己那天撞了他却没有任何表示。还有可能是来收回私人电话号码的,李一一发誓那上面的数字他一个都没记住。


先发制人总比被动来的强。李一一掏出手机快速打字,等到刘启一停下,马上给他看:


“总裁您好,不好意思那天撞到了您,我补上一句抱歉。”


刘启一愣,他根本没想说这个啊。不过既然是李一一主动开的头那么刘启就顺着接了下去:


“哦,你说那次啊,没事没事。”刘启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板寸头,“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这个。李长条…啊不…李一一,我听朵朵说,你编写了一套关于手语的程序,我觉得,真的很棒,所以希望有机会的话,可以真的把它推广出去。”


李一一的眼睛亮了起来。刘启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微微笑了下,继续说:


“我想今晚约你吃饭,咱们详细聊聊,可以吗?”


李一一连想都没仔细想,直接点了头。然后他掏出手机写道:


“谢谢您,刘总。”


“别,别叫我刘总,就叫我刘启。”刘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好,刘启。”


“那今天下班你先别走,我来找你。”


“行。”


李一一同意之后,刘启长吁一口气,心情轻松起来。他和李一一在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就决定各自回去吃午饭了。可等他刚迈出一步,就感觉衣服袖子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是李一一,他举着手机屏幕给他看:


“对了,你给我起的外号,我很喜欢。”


李一一冲他笑了。


TBC.